首页 > 股市要闻 > 要闻正文

烨星控股二度递交IPO 业绩失速拓疆迟缓

2020-02-05 11:37:55 来源:网络作者:未知
袁春离开鸿坤之后,27岁的赵伟豪正从幕后走向台前。从父亲赵彬手中接班鸿坤两年后,赵伟豪第一个大动作便是趁着物企上市潮,寻求自家物业板块尽快上市。1月31日,烨星集团控股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烨星控股)第二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。烨星控股正是北京鸿坤瑞邦物业管理有限公司(鸿坤物业)为了赴港上市,注册的境外控股公司。此次是其继去年7月递交招股书失效后的再次递表。有意思的是,不同于一般物企上市名称均采用与

袁春离开鸿坤之后,27岁的赵伟豪正从幕后走向台前。从父亲赵彬手中接班鸿坤两年后,赵伟豪第一个大动作便是趁着物企上市潮,寻求自家物业板块尽快上市。

1月31日,烨星集团控股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烨星控股)第二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。烨星控股正是北京鸿坤瑞邦物业管理有限公司(鸿坤物业)为了赴港上市,注册的境外控股公司。此次是其继去年7月递交招股书失效后的再次递表。

有意思的是,不同于一般物企上市名称均采用与品牌名一致的做法。此次鸿坤物业采用“烨星”而非“鸿坤”的名字申请上市,颇让人费解。

“烨”,火光,光盛之意。“烨星”二字,则大有星星之火的意味。从这点来看,似乎“烨星”二字更能契合当前规模尚小的鸿坤物业,意图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”的做大野心。

其实更早之前,鸿坤物业曾于2018年8月至12月间,短暂在新三板挂牌上市。对于从新三板改道香港,招股书解释,是为了增加与国际投资者和全球市场的接触,对自身业务发展有利。

2019年4月,袁春卸任鸿坤物业董事长,也是在袁春离职之后,鸿坤物业开启了赴港上市的步伐。2019年8月,袁春又辞去鸿坤地产总裁一职,正式离开鸿坤,加入弘阳。关于袁春离职的原因众说纷纭,有自立帮派说,也有让位少主说。

前者是说,袁春入职鸿坤后大举引进龙湖手下,洗掉了一批鸿坤老臣,引发老板赵彬不悦;而第二种说法则宫廷剧色彩浓厚,是说袁春功成身退要为少主赵伟豪挪位子。

一场彻底的二代交班

2017年,袁春放弃龙湖集团副总裁的职位,以及准总裁接班人的机会,决定加入鸿坤。谈及加盟鸿坤的理由时,袁春认为自己和老板赵彬更“投缘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大约在袁春加入鸿坤的同时,赵彬完成二代交班的部署也在同步进行。目前,交班计划已经完成。

这一点在鸿坤物业招股书中也有所显示。据招股书,重组前的鸿坤物业控股股东为北京合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(北京合润),后者由赵伟豪和其母亲吴虹分别持股99%、1%。即赵伟豪为北京合润实控人,而北京合润亦100%控股鸿坤集团,另据企查查,鸿坤集团持有北京鸿坤伟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97.73%股权,后者即鸿坤地产。

重组后的鸿坤物业则分别由盛达丰和凯宏策略分别持股79.26%和20.74%。盛达丰由赵伟豪、吴虹、赵彬分别持股98.62%、1%、0.38%;凯宏策略则由李燕萍100%控股。李燕萍为鸿坤物业于2019年2月引入的战略投资者。赵伟豪仍为鸿坤物业实控人。

也就是说,不管房产还是物业,赵彬都已经彻底交付给了儿子。而赵伟豪也已成为偌大的鸿坤帝国的实际掌权人。为此,外界盛传赵彬当初引入袁春,是为了给儿子赵伟豪做导师、军师。

李燕萍突击入股

值得一提的是,鸿坤物业递表前,突击入股的李燕萍是何方神圣?为什么鸿坤物业愿意在上市前夜让出20.74%的股权?

资料显示,李燕萍又名李悦琪,凯宏策略主席、香港广西社团总会会员。

李燕萍祖籍福州,在内地出生,四岁时随家人来到香港生活,金融及工商管理专业出身,拥有MBA学位,曾任职多个行业,经验丰富,对东南亚及海外市场相当熟悉,并开展了不少投资项目,表现亮眼,是知名风险投资人。

据《荣誉杂志》一篇访谈介绍,善于资源整合,做到优势互补,也是李悦琪女士的能力之一。两年前,她投资了越南一家做香氛蜡烛的公司,该公司在越南市场有一定基础,且两位老板待人友好,非常有拼劲,她非常欣赏。入股才一年,公司就成功在香港上市了。

据了解,此次辅助鸿坤物业上市,是李燕萍近年来进入国内的第一个项目。

2019年2月28日,李燕萍旗下的凯宏策略以260万元收购鸿坤物业5.14%股权,其中162.5万元用于增加注册资本,另外97.5万元用于资本储备。

2019年6月3日,凯宏策略再次以1700万港元认购烨星控股1645股股份,最终持有其2074股股份,占比20.74%。

业绩失速 拓疆迟缓

尽管获“导师”袁春两年栽培,又有高人襄助,扛起鸿坤大旗的赵伟豪依然面临不小的挑战。

据招股书,2016年至2019年前八个月,鸿坤物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.17亿、1.92亿、2.51亿及1.75亿元;净利润分别为1755.3万、3557.5万、3722.1万和2063.1万元,期间净利同比增速分别为102.7%、4.6%、-21.5%。呈现逐年下滑趋势。

且鸿坤物业业务主要布局在环京一带,截至2019年8月底,其京津冀三地业务占比高达83.1%。而在2016年,鸿坤物业除去京津冀之外仅在海南有占比10.3%的业务布局。三年时间里,鸿坤物业也只是拓展了湖北、江苏、安徽三省。

截至2019年8月底,鸿坤物业的湖北业务占比5.6%。对此招股书特别提示此部分业绩风险,受当前新冠病毒疫情影响,湖北省内业务将面临很大不确定性。

业务版图区域化特色显著之余,鸿坤物业亦存在收益依赖母公司的特点。招股书显示,2016~2019年8月底,鸿坤物业母公司作为其的最大客户,为其贡献收益分别约4040万元、7470万元、9120万元及5930万元,分别占总收益约34.7%、39%、36.3%及33.8%。

此外,鸿坤物业骤降的资产负债率同样颇有意思。2016~2019年8月底,鸿坤物业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0%、40%、20%和4%。从2018年的20%到2019年前8月的4%,招股书解释因权益总额提升、利润增长以及应付款项减少所致。

引入高人入股、充厚权益降低负债率,鸿坤物业上市可谓志在必得。而过去一年,在港物业股迎来了整体狂飙,香港市场对物业股的高估值,对鸿坤物业的吸引力不言而喻。然而,亟需开疆拓土的鸿坤,对于接班二代赵伟豪而言,上市或许仅是个开始。

  • 相关阅读

TOPS
  • 一周排行榜